新华网 > > 正文

易联汇华涉嫌违法经营何能劣势完胜司法审判?

2016-08-09 14:33:07 来源: 新华网

    原标题:易联汇华公司涉嫌违法经营何能劣势完胜司法审判?

    内容提要:合作之初,易联汇华公司收取了朗元鸿公司五万元风险保证金,并约定“保证金最高不得超过五十万元”。

    近日,一则有关“易联汇华(北京)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易联汇华公司”)、上海易势商务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易势公司”)及河北易联汇华金融服务外包公司(以下简称“河北易联汇华公司”)在涉嫌违规违法经营的普通民事诉讼案中,却能在司法判决中取得一审的逆势完胜为哪般?”的新闻爆料引起了国内财经、司法类等相关领域媒体、专家学者的广泛关注。

    爆料称:朗元鸿公司是易联汇华公司和上海易势公司的原合作伙伴,该二公司系母子公司关系,主要从事中国邮政储蓄银行外包的银行卡收单业务,而朗元鸿公司是借用上述二公司的支付渠道将自己的客户接入中国银联的网络,在其收到邮储银行支付给朗元鸿公司客户POS机刷卡结算资金后,再汇入朗元鸿公司账户,然后再由朗元鸿公司另行向其客户进行结算。

    合作之初,易联汇华公司收取了朗元鸿公司五万元风险保证金,并约定“保证金最高不得超过五十万元”。但2014年易联汇华公司在没有任何协商和书面通知的情况下,将朗元鸿公司客户结算款五百万元巨款擅自强制克扣、变更为风险保证金,并口头允诺此后陆续归还朗元鸿公司,然而朗元鸿公司在后续的催款过程中,易联汇华公司却据以各种理由搪塞不予清偿、不予兑现。截至目前尚欠的一百余万元正常结算款经多次催要并经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一审判决败诉后无果而终。

    易联汇华涉嫌违规违法经营事实

    爆料称,该起案件诉讼代理律师---北京盈科律师事务所执业律师阮国忠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银行法》、中国人民银行制定的《非金融机构支付服务管理办法》、《银行卡收单业务管理办法》和《中国人民银行关于加强银行卡收单业务外包管理的通知》的相关规定,易联汇华公司存在以下涉嫌违规违法经营事实:

    1.易联汇华公司承包收单行外包的银行卡收单业务必须获得中国人民银行许可,取得《支付业务许可证》。但2015年4月该公司的下属子公司河北易联汇华金融服务外包有限公司才被中国人民银行正式对支付业务许可的情况进行公示,至今仍未取得《支付业务许可证》。因此,该公司承做银行卡收单业务无论在当时还是现在本身就已涉嫌违规违法。

    2.易联汇华公司在承做中国邮储银行外包业务后,无权再将该业务转包给其他公司。但其在隐瞒事实的前提下却将该业务再次外包给了朗元鸿公司,就其行为本身已涉嫌商业欺诈。

    3.易联汇华公司单方违反双方合同中有关“风险保证金最高不得高于五十万元,而且严禁擅自截留或克扣商户的结算款”约定条款,违法将朗元鸿公司客户五百万元结算款强制克扣,据为己有,截留挪用,并擅自将该笔款项强行变更为“风险保证金”,即使在其认定的“风险”消除之后也不予支付、偿还该笔巨款,其行为已构成重大违规违法。

    易联汇华、上海易势公司理因受到的相应行政、刑事处罚

    一、易联汇华和上海易势公司没有取得合法资质却将业务违法外包。

    爆料并称,根据《非金融机构支付服务管理办法》规定,“非金融机构提供支付服务,应当依据本办法取得《支付业务许可证》,成为支付机构。未经中国人民银行批准,任何非金融机构和个人不得从事或变相从事支付业务”。亦即非金融机构只有拥有《支付业务许可证》,才能够从事网络支付、预付卡的发行与受理、银行卡收单、以及中国人民银行确定的其他支付业务。

    爆料还称,该案代理律师阮国忠在经查询中国人民银行官网有关《支付业务许可证》核发信息公告中悉知,在已获许可机构(支付机构)支付牌照的268家机构中,并没有查询到易联汇华和上海易势这两家公司。亦即证明该上述二公司在至今尚未取得相应资质的情况下,擅自违规违法开展第三方支付业务并进行非法转包。1、依据《非金融机构支付服务管理办法》第四十七条之规定,任何非金融机构和个人未经中国人民银行批准擅自从事或变相从事支付业务的,中国人民银行及其分支机构责令其终止支付业务。2、根据《银行卡收单外包业务自律规范》中有关“收单机构应通过协议禁止并采取有效措施防止外包服务机构转让或转包业务”和《中国人民银行关于加强银行卡收单业务外包管理的通知》中有关“收单机构应通过协议禁止并采取有效措施防止外包服务机构转让或转包业务”的规定,易联汇华、上海易势二公司不仅在没有取得支付业务许可证的情况下违规违法从事支付业务,将业务转包给朗元鸿公司进行盈利活动,其行为已违反中国人民银行关于非金融机构的相关管理规定。3、依据《银行卡收单外包业务自律规范》第三十二条的规定,外包服务机构出现以下情形的,收单机构应立即终止外包协议,强制外包服务机构终止中止合作关系:(六)将外包业务进行转包、转让。

    因此,易联汇华、上海易势将业务转包的行为已违反中国人民银行对外包服务机构的禁止性规定,应受到相应的处罚。

    二、易联汇华、上海易势公司借用关联公司从业资质大肆开展违规、违法经营。

    易联汇华公司和上海易势公司从表面看是各具独立法人资格的京沪两家毫无关联的公司,实际上,上海易势公司却是易联汇华公司

    在沪投资设立的性质为“母子关系”的公司。易联汇华公司法定代表人、经理、执行董事王春江在上海易势公司担任监事,汪志佳担任执行董事,汪志佳同时又身兼河北易势公司法定代表人、经理、执行董事之职,亦即证明王春江、汪志佳二人系易联汇华、上海易势和河北易势三家公司幕后实际控制人。正是基于河北易势公司具备《支付业务许可证》相关经营资质,于是王春江、汪志佳二人为经营方便,假借河北易势公司支付业务许可证,以易联汇华公司名义对外承揽业务,签订支付业务合作协议,由上海易势实际履行。

    依据《非金融机构支付服务管理办法》的规定,支付机构不得转让、出租、出借《支付业务许可证》。支付机构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中国人民银行分支机构责令其限期改正,并处3万元罚款;情节严重的,中国人民银行注销其《支付业务许可证》,涉嫌犯罪的,依法移送公安机关立案侦查,追究刑事责任:(一)转让、出租、出借《支付业务许可证》的。

    据此,爆料人认为:王春江、汪志佳出资设立多家关联公司目的在于利用该三家公司三方相互运作业务项目的便利条件,对外大肆招揽业务,违法经营给客户带来的严重经济损失的相关事实已涉嫌构成犯罪,理应依法追究法人和其法定代表人及负责人的刑事责任。

    鉴于中国人民银行联合公安部、财政部、最高法、最高检等13部、委、办印发的银发【2016】112号关于《非银行支付机构风险专项整治工作实施方案》“确保商户和消费者权益得到保障,切实维护金融市场持续健康稳定发展”通知精神,该案代理律师阮国忠在致函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的补充代理意见中称:首先,根据朗元鸿公司提交的《朗元鸿、易联汇华未结算交易明细》和一审庭审中申请调取的刷卡记录,最后一笔刷卡记录是2014年11月12日即最后一笔交易日为2014年11月12日,根据朗元鸿公司与易联汇华公司签订的《渠道接入业务合作协议》第五条第4项第3款,“保证金退还:在双方合作结束5个工作日内后,甲方退还已收取乙方的保证金的60%。双方合作结束180日内,如乙方交易未产生任何风险,甲方退还乙方剩余40%风险保证金”,时至今日早已超过180日,且被上诉人--易联汇华公司早已将朗元鸿公司的通道关闭,因此双方之间的合作已经实际终止,因此被上诉人上海易势公司与易联汇华公司应将合作之初收取的朗元鸿公司50000元保证金和之后克扣的1650010元保证金合计1700010元退还给朗元鸿公司,即上诉人朗元鸿公司有权依据《债权转让协议》要求二被上诉人清偿1700010元欠款及利息。

    其次,根据2010年9月1日中国人民银行公布实施的《非金融机构支付服务管理办法》第三条规定:“非金融机构提供支付服务,应当依据本办法规定取得《支付业务许可证》,成为支付机构”,第十七条规定“支付机构应该按照《支付业务许可证》核准的业务范围从事经营活动,不得从事核准范围之外的业务,不得将业务外包。支付机构不得转让、出租、出借《支付业务许可证》”。但根据中国人民银行官网和中国支付清算协会官网的查询名单中都并没有两被上诉人。即至今为止,两被上诉人并未取得支付业务许可证,和朗元鸿公司签订《合作协议》也是违反法律规定和无效的。因此被上诉人不具有和朗元鸿公司进行合作的法律依据,被上诉人应退还50000元的保证金。

    再次,被上诉人提交的《情况说明》中,北京捷诚易付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的章为复印件,且根据上诉人证人所诉该材料是持卡人来确认刷卡的真实情况,是由朗元鸿公司提交给被上诉人,再由被上诉人提供给其合同相对方用以结算相应款项,与被上诉人应该向捷诚易付支付的说法没有任何关联性。

    最后,根据被上诉人向朗元鸿公司出具的《确认函》、双方之间的《渠道接入业务合作协议》等证据完全可以证明朗元鸿公司对被上诉人的债权是确定的,两被上诉人应依据《债权转让通知书》向上诉人清偿该债务。综上,爆料人律师团诚请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根据合同的相对性及民事诉讼的证据规则依法支持朗元鸿公司的上诉请求,秉公执法,依法予以改判。

    引发媒体和专家学者关注、探究的是该起普通民事诉讼案件背后京城两大知名律所---北京盈科律师事务所和北京京师律师事务所博弈交锋的深层次原因。记者将持续关注事件发展,并作追踪报道。(严冰)

  文章来源:http://legal.china.com.cn/fzgc/2016-08/08/content_39048274.htm